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贵女谋言锦以萧止苏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2020-05-23 10:20:16   编辑:风苍溪
  • 贵女谋 贵女谋

    主角叫言锦以萧止苏的书名叫《贵女谋》,它的作者是十七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都说当朝唯一的女大将军易昭靖居功自傲,手握兵权,胆大妄为,府内养了十几个面首不说,放眼建京无人敢惹,好在多行不义必自毙,终于死在了贤王剑下。只是易昭靖死后大家才发现,欢喜之人不敢露,忧愁之人不敢言。然而仅仅死后第二天,易大将军就成了言府四小姐,虽然醒来是好事,但为什么个虚弱至极的傻子...软弱可欺?你们怕是没见过大将军的拳头。只是,能不能告诉她为什么去采个药都能踩到贤王身上?...

    十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贵女谋》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言锦以萧止苏的书名叫《贵女谋》,它的作者是十七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吃完早餐喝过药,言锦以等言明远等的有些困了,遂拿起花锄向着兰花园走去,从霜一脸忐忑的看着自家小姐,随时准备夺下花锄。言明远从外面回来,直奔诗锦园,刚踏入院子,就看见正在打理花草的言锦以,微微一愣,随即...

《贵女谋》 第十八章 再见献宁 免费试读

吃完早餐喝过药,言锦以等言明远等的有些困了,遂拿起花锄向着兰花园走去,从霜一脸忐忑的看着自家小姐,随时准备夺下花锄。

言明远从外面回来,直奔诗锦园,刚踏入院子,就看见正在打理花草的言锦以,微微一愣,随即喊道“锦以?”

“父亲?要走了吗?”言锦以笑道。

“嗯,来看看你收拾好了没有,收拾好我们就要出发了!”言明远缓过神来,慈爱的看着言锦以。

“好的。”言锦以放下手中的花锄,进屋洗了洗手,便随着言明远出了诗锦园,大门处钱氏,言书瑶,言秋涵早已等在门口马车处,孙氏带着管家婆子站在门口。

言锦以看着门口的阵仗,微微皱眉,这钱氏作为言府的主母四处抛头露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言锦以也懒得说什么,现在打破这规矩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流言蜚语传出。只是这...

“孙姨娘,三姐姐呢?为何不见她?”前些时候没有机会也便罢了,这时已经当家了,为何还不让女儿出门?

“元珊这孩子自小没有去过这样的场合,况且这还是太妃的大寿,日后我再教教她再让她出去。”孙姨娘笑着应道。

言锦以想着这几日每天孙姨娘都会抽时间来她院里悉心教她礼仪,心中一阵感动“姨娘,我知道您的心思,但是三姐姐是您一手教出来的,您还不放心吗?让三姐姐陪着我吧!”言锦以拽着孙姨娘的袖子撒娇。

言御史之前也见过自己的这个三女儿,比起言书瑶只好不差,随即道“我看锦以说的不错,她二人一起去也可以有个伴。”

孙姨娘听了,眼眶一红,应道:“那我现在去叫元珊。”

言锦以站在马车旁等待。

言明远有意为言锦以正名,特意吩咐孙氏给言锦以单独安排了一辆马车。孙姨娘自然知晓言明远的意图,特意将两辆马车准备的稍有差别,却一打眼就知道哪辆是主子的马车。言元珊一出来就被拽到了那辆马车上。

“三姐姐也太美了吧!”言锦以将她拽到自己身边,笑着称赞道。

“还是不及四妹妹的!”言元珊脸色微红,言锦以一见她就要夸她,实在让她招架不住。

“三姐姐,我夸你是真心实意的,你就不要和我客套了!”言锦以打趣道。

言元珊被言锦以的一句话说的脸更加红了起来,嗔怪着不再理她。

言元珊和言锦以一路上打打闹闹,身后言书瑶与钱氏狠狠地盯着言锦以的马车,滔天的恨意似乎能将马车灼出个洞来。车中的两个人自然不知道,只是一路摇摇晃晃的到了贤王府。

从霜将两位小姐迎下车,打趣道:“小姐,我们一路上就听您调侃三小姐了。”

言锦以戳从霜的头:“究竟谁是你家小姐!”

“二位妹妹!”刚下车,言书瑶便笑着从一旁迎了上来,似是她们姐妹有多么情深。言锦以低低笑了一声,瞥了一眼从远处过来的二皇子。

“姐姐,刚刚车中颠簸,我有点想吐。”说着,便真的朝着言书瑶的方向干呕起来,脸上还是一副痛苦隐忍的模样,吓得言书瑶急忙松开扶着言锦以的手,连连后退,而这一撒手,她扶着的言锦以猛然向着地面磕去。

看着大惊失色的言书瑶,言锦以掩盖住眼底的得逞,想借着从霜的力站起来。就在这时,一只大手稳稳的扶住了言锦以。

“言四小姐,别来无恙!”

言锦以心中一颤,缓缓抬头与眼前的男子对视,稍稍后退了一步,微微福了福身子“多谢贤王!”

萧止苏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毫无波澜:“言四小姐跟我客气什么!”

言锦以听着这话,真想一巴掌拍死他。从霜有些八卦的看着两个人,她怎么不知道自家姑娘和贤王这么熟?随即戳了戳寒星:“你每天都跟着姑娘,姑娘什么时候认识贤王了?”

寒星冷着脸,先抬头看了一眼贤王,又低头答道“我不知道!没见过这个人。”

言锦以此时恨不得拍死她的两个丫鬟,能挑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八卦吗?这里当着当事人呢!想着更自觉地低着头,不再接萧止苏的话茬,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

“王爷!”言明远从远处匆匆赶来,见自家闺女静静的站在一旁,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王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

言明远说完情况,又朝言锦以这边看了一眼,微微叹了口气“王爷,我这闺女自小没出过门,还请王爷多担待些!”

萧止苏挑眉,看着眼前面上忧郁的言明远,心中有了一番计较道“言御史说的哪里话,言小姐聪慧如此,本王亦是十分欣赏呢!”

言明远闻言心中忐忑,不知萧止苏何时曾见过言锦以,心中更加不安起来,在这关节上也不好多问,只好抱拳告退。

言锦以见言明远转身离开,心中有疑惑,转过身看着从霜问道“今天这样的日子,父亲还要忙吗?”

从霜也不知道,只得摇摇头。

寒星走到言锦以身边,轻声说道:“应该还是那些事情。”

“四妹,你没事了吧!我们进去吧!”一旁的言书瑶笑言道。

言锦以看着眼前的言书瑶,眼眸清澈,让言书瑶心中一紧。

“大姐!赶紧进来了!”已经站在王府门前的言秋涵朝着言书瑶招手。

“三妹,四妹,我们进去吧!”言书瑶再次出声邀请。

言锦以还没说话,一旁的萧止苏缓缓而来“言大小姐可先进去,本王找言四小姐说些话,一会儿命人将言四小姐送过去!可好?”

“即是贤王吩咐,臣女自然放心,那臣女先带着二妹三妹进去了!”言书瑶瞥了一眼言锦以,一双美眸微微垂下,让人看不清里面究竟藏了什么心思。

言锦以一愣,这言书瑶好似不像之前那样莽撞,想起今天那掺了东西的汤药,不由提防起来:“从霜留下等我,寒星,你跟着三姐一起进去,一会儿我去找你。”

寒星看着言锦以稍一犹豫,点头跟着言元珊进了贤王府。

这样的言书瑶可让人不得不警惕了!想必这场鸿门宴可不止一个坑呢。

“言四小姐?看够了吗?”萧止苏轻笑出声“在自家府中还没看够,竟然跑到我家门前来盯着瞧了!”

“贤王言重了,大姐姐似天仙下凡,女子瞧了也心动不已,况我这妹妹日日和姐姐在一起,自然喜欢的更多一些。”言锦以淡然收回目光,绞着手中的帕子,低声说道。

“呵~”萧止苏俯视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言锦以,“不知能不能和言四姑娘单独说几句话?”

言锦以皱眉,抬头看着萧止苏,看他不像之前那样调笑,似乎有什么要紧事,眉头轻蹙,转身走到远离人处:“怎么了?”

“今天你喝药了?”萧止苏轻声问道。

“喝了!”言锦以似是不明所以,答道。

“......”萧止苏眉头皱的更紧“药里有东西,我今早才查出来,我把莫辛给你,遇到什么事便让她来通知我!”

言锦以斜头看向远处的莫辛,挑了挑眉,“多谢贤王!”

“十一皇兄?”一道清冽的女音在言锦以身后响起,听着熟悉的声音,言锦以的背僵了僵。

“你先去进去吧,我交待一下莫辛。”贤王皱眉迎向来人,低声说了句什么,转身走向莫辛。

言锦以也走向从霜,笑道:“我们走吧!”

莫辛随后跟上。

“十一皇兄!怎么舍得将莫辛送人了?我求了好久都没求来,没想到你竟送出去讨了美人欢心!”一道嘲讽的女音在言锦以的身后响起。

"献宁!不得无理!"

"哼!"

献宁张狂的走到言锦以面前,上下细细的打量了半天,才轻啧"怪不得舍得将莫辛送人,到真是个美女!只是太过于瘦弱了些。"

言锦以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一片茫然,思绪渐渐飘远。

昭靖,真羡慕你可以带兵打仗,而我就像养在笼中的金丝雀,看似荣华富贵,却失去了最宝贵的自由。

昭靖,我不愿嫁人,不愿成为皇兄政治的牺牲品!

昭靖,我想要自由。

"言锦以参见献宁公主!"言锦以直勾勾的盯着献宁,如星的眸子里泛着潋滟波光,却让献宁一阵毛骨悚然。却在听见言锦以报上名字的时候瞪大了眼睛。

"你是言锦以?"献宁公主再次上下大量着言锦以,又斜过头盯着萧止苏得到萧止苏的点头后,献宁大笑:"怕是萧弘宇那傻孩子会后悔死吧!"

"行了待会可少说几句,现在你带她进去吧!"

"好,没问题!"献宁一把揽过言锦以,就要揽着她进门,言锦以低着头做乖巧状,悄悄隐去眼底的笑意,却精准的扣住了献宁的手腕。

献宁顿住,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言锦以。

"怎么了?"还没离开的萧止苏问到。

"没,没事。"看着同样一脸茫然的言锦以,献宁微微一笑"是我的错觉吧!"

言锦以微微一笑,也不点破,静静地跟在献宁的身后。春日的风不疾不徐,缓缓的流淌着,仿佛现在言锦以的心情,跟在这个人身后,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宁静。只是她的安心并不在眼前人的身上。

“你真的是言锦以?”

“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去假冒一个傻子吧!”言锦以扯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无半点惆怅,仿佛说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也是!况且我是亲眼见到那个人的尸身的,更由哥哥亲自护着下的葬。”不同于献宁的伤感,言锦以是被献宁的话惊到,竟然是贤王亲自为她下的葬?呵……是在怕她突然活过来吗?

小说《贵女谋》 第十八章 再见献宁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