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喻文墨顾以沉全文免费阅读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四维

主角:喻文墨顾以沉
经典小说《将妻农女:钱倾天下》是四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喻文墨顾以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个杀手。我,没得感情,也,没得钱。”作为拥有着江湖杀手和平凡小农女双重身份的喻文墨表示,奔小康有何难?寻真爱有何难?钱倾天下,又有何难?只是……我欲钱倾天下,怎奈桃花朵朵开~...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1-14 10:56:1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眨了眨眼,掩去满目愕然,文墨努力的回想起方才顾以沉的动作:踮脚跃身是轻功,借力打力是统筹,一气呵成的动作娴熟且行云流水。综上所述……我去,这绝对是个练家子。

喻文墨在被顾以沉用麻绳拉出洞口之后,只是礼貌的道了谢,然后安静乖巧的保持距离,“你……”

喻文墨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比如谢谢之类的。

顾以沉却突然道:“我习过武。”

这一句话无厘头的四个字,使得喻文墨愣了一瞬,旋即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却又不禁觉得这个人有些可爱,他这是在为方才作解释么?

她颔首:“看出来了。”

顾以沉的目光划过她微勾的唇角,微微失神片刻,便有些许不自然的划到了别处。像是在欲盖弥彰一样,他没再说话,收拾好麻绳,转身就离开了。

可等他往前走了几步,却察觉身后没有丝毫动静,回头,就看见喻文墨还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挑眉:“不走?”

“我……”迟疑了片刻,喻文墨欲哭无泪,满脸写着无奈的说道,“想走也走不了,我脚崴了。”就在刚才,她被他砸到的时候。

说着,她还无声的指了指自己的左脚,只见那裤脚与草鞋之间,脚踝关节处的红肿格外的显眼。唉,暂且不谈这脚上的痛楚,最显眼的,应该是喻文墨脸上的疤痕才是。

顾以沉微微抿唇,沉吟半晌,又折返了回来,走到她的身前站定。喻文墨正想开口之际,却突然天旋地转——她被他横抱起来,而且,还是标准的公主抱。

手抚在了她的腰间,顾以沉却像是没有知觉似的,面上蛋定依旧不显分毫,他的语气半是毋庸置疑,半是踟蹰试探:“我抱你回去。”

相对于顾以沉第一次抱一个女孩子的拘谨,喻文墨倒显得落落大方,扑哧一声的笑了:“你就不怕我赖上你,说你抱了我,和我有了肌肤之亲,就要对我负责么?”

要知道,这村子里的男子见了原主可都是绕着走的,毕竟谁也不想和一个人人唾弃的石女沾亲带故。在他们的眼中,唯唯诺诺、胆小、说话细声细气的原主一无是处。

是了,连女人最基本的生育功能都没有,可不就是一无是处么?

502系统看不下去了:“宿主,作为一个穿越者,要有点儿道德。”调戏良家妇男是非常可耻的行为。

喻文墨眉头一挑:“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回答喻文墨的,是顾以沉轻微的呼吸声,一路下了山,入眼便是阡陌纵横,土地平旷,不时有几间稀稀落落的屋舍,鸡犬相闻。

晃晃悠悠的躺在顾以沉的怀中,喻文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啊,乡村季风的空气就是清新,没有丝毫PM2.5的污染和独属于特工的血腥味儿。

“诶,你当真不怕?”

喻文墨也不管顾以沉回不回答了,自顾自的开玩笑道,“放心,我开玩笑的,我再怎么样也是不会坑救命恩人的。”

502系统:敢情她只是在占口头便宜。

不过,救命恩人,顾以沉么……喻文墨敛眸,纤长如鸦羽般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眸色:“502,一分钟,我要顾以沉的全部资料。”

喻文墨说完就感觉那里有点不对劲儿,这不是霸道总裁的专属台词吗?她这儿可是穿越文诶。

“收到。”

喻文墨唇角勾起,这个系统总算还是有点儿用的。

502系统顿了顿,报告道:“顾以沉,男,19岁,身份不详,家住安陵镇旁弹丸村,出生年月为天启十二年农历8月4号。”

“就这?”

“本机只有顾以沉在弹丸村的信息,其他信息,系统无能为力,须宿主自行查清。”

这个系统真的有用?喻文墨突然有点想,收回自己方才说出口的话了,她沉吟片刻:“能查到多少,全都给我。”

“收到。”

唔。喻文墨阖上了眼睑,两年前的过往,就如同幻灯片一样浮现在眼前。

在这弹丸村,关于顾以沉的只也有寥寥数笔的身份来历。

——听闻这个人是在两年前被一位渔夫,在出海打渔的时候捡着的。渔夫为了救下他,迫不得已沉了跟随自己多年的渔船,这才得以把他拖上岸。

听人说,渔夫将他拖上岸的时候,他的手中死死地捏着一把长剑,指骨都已经被海水浸得发白了,却怎么也不肯松开。渔夫是用了好大力气,才一根根的掰开了他的手指,好不容易把剑给取下来的。

剑上刻有一个“顾”字,他又是沉船才救回来的,所以在他记忆全无的醒来之后,渔夫干脆就给他了一个名字:顾以沉。

好不容易救回来一条命,却因伤及后脑记忆全无。于是,失忆了的他得到了一个全新的身份,——顾以沉。

在这个偏僻的村庄,因为人人都自顾不暇养不起一个大活人,捡到顾以沉的渔夫本来是打算让他自生自灭的,却被酒鬼顾长卿花一车白菜给买下。

理由是“刚好,他姓顾,这个捡来的身份不明的男子也姓顾,他们说不定是百年前一家子”。自此,顾长卿逢人便道顾以沉是他顾家的一份子,是顾家两个孩子的大哥。

顾以沉,沉吟着、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的每一个字眼,为何越念越上口。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的确是很适合,眼前这位清风朗月般的少年郎呢。奇怪,喻文墨心底下纳闷儿,之前怎么没觉得顾以沉有那么好看呢?

思量间,喻文墨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的睁开眼睑,微微一抬眼,便猝不及防的瞧见了一副美如画的卷面。

长长的睫毛垂落,遮住一双剑眸。修眉斜挑往上,飞出如惊鸿的一笔,如同一副陌上人如玉的绝美画卷。长发如墨,有几缕调皮的发丝垂落到额前,遮住了他的半边脸。

夕阳打落在他的侧脸,镀出一道金边,他的眼睛,就像是会说话一样。

喻文墨竟看得醉了。上帝啊,这侧颜,这五官,尤其是这眼睛,简直完美!也是,生了这样一副好皮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非常养眼的。他若是生在了21世纪,那定是妥妥的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啊。

“喻文墨。”看着喻文墨盯他盯了半天,顾以沉突然道。

“嗯?”喻文墨这才回过身来。

顾以沉斟酌着言辞道:“俞氏,不是你的亲生父母,对吗?”

虽然是反问句,但却用的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肯定语气,喻文墨觉得顾以沉肯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她只是淡淡的道:“这重要吗?除了他们,还会有谁自称是我父母呢?”语气颇带着几分自嘲的意味。

“……”顾以沉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亦步亦趋的慢慢走着,他有意无意的放缓了脚步,也许是路太长,又或者是,他希望回家的路可以再长一点儿。

但这世间,没有走不完的路。

走到了村口,顾以沉轻轻的将她放下,动作轻的似乎是怕磕到了她。

尔后,他利落的撕下一片衣角,从身旁的草地上拔了一株草药,放在手中一捏,草药就碎了。他将草药沫在衣角上抹匀,然后蹲下身,简单的给喻文墨作好了护理工作。

“这是……?”喻文墨看得有点懵。

“草药。”顾以沉头也没抬的回答道,“剩下的路,你得自己走,我还要回去打猎,只能送你到这里。”

他本就是去山上打猎,在山里遇到掉进自己设下猎洞的喻文墨,救她,是他的责任感使然,能一路送她到这里已是难得。

更何况,深山老林人烟稀少,他尚可以抱着她走过,但现在站在村口,他必须把她放下去,不然被人瞧见了,有损姑娘家清誉。

涂完草药后,喻文墨顿时感觉脚踝上清清凉凉的,舒服多了。

待她起身,顾以沉便道:“你……就不想问我,为什么俞氏把你带走时我没有阻拦么?”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问题,喻文墨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语气没有丝毫起伏波澜:“问这个,有意义吗?”

出人意料的,顾以沉没有急于解释什么,也没有试图澄清什么,而是凝望着她数秒钟。被盯的浑身都不大舒服,末了,喻文墨又补充道,“比起这个,我更好奇那三两银子,你们是不是不要了?”

蓦地,顾以沉轻轻的抬手,细心的为她捻去发间的杂草,温柔的、轻轻的,说出的话像是不经意间,却又给人感觉很是正经:“其实,你猎的那些,三两银子早就可以还清了。”

小说《将妻农女:钱倾天下》 第十二章:练家子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