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我的夫君是权臣
我的夫君是权臣李长乐陆归远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我的夫君是权臣海棠春深

主角:李长乐陆归远
小说主角是李长乐陆归远的书名叫《我的夫君是权臣》,本小说的作者是海棠春深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李长乐从小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宅斗中,为跳出李家这个巨坑,致力于当女官。某天,她学院里的死对头陆归远突然上门求娶。李长乐:“不嫁!我是要当大官的女人!”陆归远:“我嫁。”于是,死对头变夫妻,而且,李长乐真成了大官的女人。...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3-26 15:41:0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监狱血腥味十足,有很多惊悚的画面,好好的人进去都会脱层皮出来,何况还是怀着孩子的孕妇。也没谁对她用刑,就等着生下孩子再说,谁曾想她自个不经吓,一天夜里忽然大喊大叫,继而发动,血崩。

九月产子,一命呜呼,至于反诗是不是她所写谁,都不能确认。

被抓捕的人就这么死了,留下一个刚出生的男婴,远宁太守将此事上报给朝廷,朝廷抄了陆家,陆老爷被发配流放。其子陆归远入赘别家,又手上有父子恩断义绝的文书为证,并未受到牵连。

陆老爷子被流放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见自己儿子一面,封太守答应,叫了陆归远去。

押送犯人流放的钦差走远。

父子二人面面相对。

陆老爷子声音颤抖的问:“是不是你?”

他那妖异的瞳孔望着自己的父亲,嘴角绽开一抹笑:“陆小夫人死的那天晚上,也是这么问的。”

陆老爷子一瞬间绝望了,鼻涕眼泪涌出来:“算我求你,别对你弟弟动手。”

他只是微笑,并不给予承诺。

这场风波里最可怜的是男孩,被送入婴幼堂,专门给孤儿的去处。陆小夫人期盼的儿子,陆老爷子的老来子,他的去处成了天大的笑话。

待一切尘埃落定,成了众人茶余饭后嚼舌根的另一桩玩笑事儿,昔日伫立在远宁的陆府顷刻间灰飞烟灭。

陆归远砸起锅来真是又准又狠。

偏偏谁也想不到他的头上。

李诚还叫他过去安慰了两句,说:“以后李府就是你的家。”

连柳氏都待他更加和善了些。

他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李长乐觉得甚是虚伪,心里暗暗想,此人从真小人变成伪君子了。

陆府的倒下并未对远宁造成什么困扰,太阳照常升起,日子照常过。除了有人借机奚落陆归远几句,天下天平。

即便是奚落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因为二人去书院读书了。

先前李诚病倒,李长乐不仅没参加科举,连书院都没去,如今父亲身子大好,读书还是要去的。书院在远宁与临县边界处,离家远,需要离家外住,所以早上要向父母以及长辈辞行。

老太太的正院早晨人一向是很多的,各自落座,站立,无数双眼睛打量来打量去。

李长乐和姐妹们都不熟悉,自小她们是绣花,自个是读书,跟着父亲出去跑,完全是当着男孩子养大的。

府里读书的姑娘就她一个,一来是因为她是长房唯一的孩子,二来是她的确有读书方面的才能。

不过老太太对于这样的才能嗤之以鼻,在她看来姑娘家家就是应该温顺有趣,读书什么的是爷们的事情,女人做好自己本分即可。

“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也没见读出了个什么,你还读书做什么?”

“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李长乐眼帘低垂,不紧不慢的回答。

老太太眉头一皱,不耐烦道:“读书当不了官就是白读,你哪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说法?”

李长乐淡淡道:“这话不是孙儿说的,是六一居士说的。他曾任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等职。”

之所以把职位扯出来,就是为了堵人的嘴巴。

老太太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眼睛瞪得圆圆,眼角皱纹都被撑开:“那书上有没有教导你要有孝道,你父亲身子还没彻底好利索,你不照顾你父亲你去哪里?”

“照顾夫君是妻子的职责,娘放心,我会照顾好大爷的。”一向柔柔弱弱的柳氏飞快的说了一句,脸色微微苍白,显然也是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老太太皮笑肉不笑:“你觉得妻子的本分你做足了么?身为妻子居然不能为丈夫开枝散叶,当真是无能。”

柳氏深吸一口气道:“娘教训的是,儿媳一定会严厉督促长乐读书,让她夫妻二人好好上进,耗能为大郎分忧。”

倒是各房孩子多,但除了大郎其他六个孙子辈的少爷都没有功名在身,还不如长乐呢。

柳氏一向是柔柔弱弱,如今不软不硬起来让人惊讶极了。

实在是那日陆归远的话给了她触动。这孩子没有母亲只能自己硬撑着,那长乐有母亲,母亲怎么不能给她遮风挡雨呢?

她习惯了顺从,想要减少事端,但这样她们还紧逼不舍,那她就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女儿。

老太太习惯她的柔顺,一时之间竟没说上话。

赵氏见状连忙道:“你去读书也就罢了,归远去做什么,他父亲闹了那一茬,看着我们李家的面子才没降罪,读书科举这条路是万万走不通的。”

陆归远的嫁妆可都还牢牢的被他握在手里,她惦记的不得了。

陆归远噗嗤一声:“你们李家的脸可真大呀,这么有面子。”说的是无不讽刺。他在有人发飙之人,飞快说道:“我去学院是为了教书,院长说我满身才学莫要空付,总要有施展的地方,如此可能走了?若是去吃了,书院亲自派人来叫人就不好了。”

“走走走,倒要看看你们能走出什么新花样来!”老太太眉目一沉,手中的佛珠重重一甩,狠狠的盯住了柳氏。

长乐心想,自己一走了之还好说,母亲怕是要吃苦了。老太太没事儿都要为难呢,何况是有事儿。

之所以急着离开家,就是想要个孩子又怕遭人毒手,无论如何都要离开那群人。

虽说能离家去书院,但老太太还是留了一手,安排了个丫鬟同行,还是老太太跟前最得脸面的丫鬟,若梅。

没离开家也不好弄的太僵,只得将这丫鬟带上,还有六六英武一行五人加个车夫就去了书院。

书院年头很久,远宁出院也是远近闻名的地方。

马车里,长乐就问:“院长何时请你去当教书先生?我怎么不知道?”

陆归远呵呵一笑:“你自然不知道,因为压根没有的事儿,怕那帮人不放人,我随口胡邹的,毕竟你这么急着要孩子,我要是不跟着你去,回头你书院读书三载带个大胖小子回来,我就喜当爹了。”

长乐嘴角抽搐。

小说《我的夫君是权臣》 第10章 针锋相对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