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冷情霸总是妻奴
冷情霸总是妻奴洛诗顾煜修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冷情霸总是妻奴张小灶

主角:洛诗顾煜修
主角是洛诗顾煜修的小说是《冷情霸总是妻奴》,它的作者是张小灶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洛诗只是出于母性救了个小奶包,没想到引来小奶包的爸爸——顾大boss。大boss把她堵在角落里,无论如何都要以身相许。洛诗快哭了:“顾先生,别客气,我只是见义勇为,不求回报地。”“不行,大恩大德,唯有儿子给你,我也给你才可以。”“那,换个方式好吗?”“不好。”男人摇头,“但,可以换个姿势。”...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4-08 17:28:4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洛诗握着咖啡的手紧了紧:“洛娇娇,我遭受的那一切,不是被拜你所赐?你有什么脸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讽刺我?”

洛娇娇觉得自己扳回了一成,得意地要死:“我的好姐姐,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血口喷人哦!”

当年洛娇娇陷害洛诗的事情,除了宋懿婷,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就算自己当年得意忘形,在洛诗的耳边说了真相,那又怎么样呢?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谁能找的到证据呢?

“洛娇娇,来日方长,报应不爽,你未免得意的太早了!”

洛诗放下咖啡,定定地看向她,“还有,你要是不怕你那个妈坐牢,尽管在公司里嚼舌根!”

洛娇娇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啪”!

洛诗拿出一个文件夹,直接摔在了娇娇的脸上。

“仔细看看这份伤情鉴定书的复印件。程家宴会那天,宋懿婷把我从二楼推了下来,造成我右脚趾骨折,已经构成轻伤,就凭这个,宋懿婷就有可能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你知道吗?”

洛娇娇脸被文件夹砸的生疼。

她盯着伤情鉴定书的复印件,整个脸都扭曲了。

之前听说宋懿婷把洛诗推下楼,洛娇娇还解气的很。

没想到反而被洛诗抓住了把柄!

他们洛家在陵城说不上名门望族,但是也不能扯上“继母虐待长女”的官司影响名誉!

“洛诗,知道你5年前那些丑事的人,又不止我一个,万一是别人说漏的嘴呢?”洛娇娇不死心。

“我懒得管!只要我的事情被走漏了风声。我就认定那个嚼舌根的人是你!”

洛诗是不怕风言风语的。

但一个公司里各种流言多了,会妨碍工作的进展。

所以,洛诗干脆直接把这个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洛诗!你也太……”

“行了,闭嘴吧!赶紧回去修设计稿!因为以你的实力,应该要加班到很晚!”

洛诗打断洛娇娇的话,低头继续工作。

她懒得在洛娇娇身上浪费时间。

洛娇娇吃瘪,又无可奈何,只能攥着设计稿,满腹窝火地走了出去。

……

夜晚,洛家别墅。

客厅里,宋懿婷气的在原地打转:“没想到洛诗那个贱人这么嚣张,敢在办公室里明目张胆的欺负你!”

“我也没想到,几年不见,洛诗竟然和以前变得完全都不一样了!”洛娇娇牙齿咯咯作响。

“不行,我们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小贱人!”

洛娇娇又恨又无奈:“那还能怎么办?她手上握着你推她下楼导致轻伤的证据,我总不能为了出一口气,真的把她的丑事抖露出来,要是到时候洛诗气急败坏,真的把你告上法庭!我们也得不偿失!”

宋懿婷眉头紧锁:“这条途径行不通,那从其他的方面行不行?”

“其他的方面?”洛娇娇面色阴翳,“这也倒不是没有可能。洛诗子虽然有一定的实力,但也是空降到公司,触犯到了一些人的利益,要想挑拨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那就这么做!”宋懿婷冷哼一声,“洛诗不好好的在国外呆着,偏要来我们面前碍眼,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洛诗回国的事情,要不要告诉我爸爸?”洛娇娇问,“上次在程家举办的宴会上,洛诗一出现就被你叫走了,我爸都没看见她。”

“告诉你爸干什么?洛家的大小姐只有你一个,不许节外生枝!”

洛娇娇立刻点头:“知道了,妈。”

两个人正在这里商量着,客厅突然传来佣人的声音:“老爷回来了。”

宋懿婷和洛娇娇对视了一眼,连忙迎了出去。

只见客厅的门口,站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这位男士看上去和宋懿婷的年岁一样大,虽然脸上有着些许皱纹,但依旧能从眉宇间看出他年轻时的帅气模样。

他就是宋懿婷的丈夫,洛娇娇的父亲,当然他也是洛诗的父亲——洛亦勇。

“亦勇,你回来啦!”宋懿婷满脸爱意,走上前熟练的接过洛亦勇脱下来的领结和西装外套。

“爸,你回来了。”洛诗一脸懂事乖巧的样子。

“嗯。”洛亦勇点头,并不多言。

“晚饭快做好了,等你洗漱完之后就可以开饭了。”

宋懿婷将领结和西装挂好,侧脸看向洛亦勇。

“嗯。”洛亦勇一边回应,一边走向洗手间。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想时想起来什么似的,看向宋懿婷,说道,“明天是周六,我有些私事,要出去一趟。”

“好的。”

宋懿婷立刻点头。

洛亦勇一直是这样的性格,无论要去做什么,都会主动告诉宋懿婷。

宋懿婷出于对洛亦勇的信任,也没有过多的追问,这么多年来,她很清楚洛亦勇的为人。

每每想到自己能够嫁给这样的好男人,宋懿婷都感到十分的幸运。

洛亦勇盯着宋懿婷看了一会儿,问:“懿婷,难道你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宋懿婷一脸茫然:“什么日子呀?亦勇,反正不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也不是你和娇娇的生日啊。”

洛亦勇张张嘴唇,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喃喃自语道:“算了,忘了也好,如果你记得,估计会伤心的。”

……

第2天早上,下起了初秋的细雨。

细细小小的水珠被微风吹起,打湿了走在路上的每一个行人。

洛诗一身素黑,独自一人来到了陵园里。

今天,是她母亲苏晓然的忌日。

在洛诗的记忆里,母亲好像从她出生开始就体弱多病。

当然,洛诗也不止一次从讨厌她的父亲口中得知,母亲的体弱多病,就是因为怀她、生下她才造成的。

有时候洛诗也忍不住自我怀疑,是不是她的出生,真的给母亲带来了灾难。

所以她一直很懂事,她乖巧的听着母亲的话,小心翼翼的给父亲赔笑脸。

但是,除了母亲温暖的怀抱,父亲从来没给她过一个关心眼神。

虽然是这样,洛诗也是知足的,因为至少她还有爸爸妈妈。

然而,洛诗如履薄冰般去维护的现状,在她8岁那年被彻底打破,在某天的一个早上,一直虚弱的母亲突然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呼吸。

小说《冷情霸总是妻奴》 第七章 明天是什么日子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