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黄河传闻
黄河传闻李志文苏瑶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黄河传闻黄山老狗

主角:李志文苏瑶
主角是李志文苏瑶的小说是《黄河传闻》,本小说的作者是黄山老狗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讲述东北剃头匠的阴森往事。女同学半夜上门找我理发,结果........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03 14:28:19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十七章荒村孤房

我吓的差点休克,仔细一瞅,那影子居然是朱飞越。

“姓朱的,我真看透你了,你当怂狗也就算了,还特么不讲义气,我真不该带你来。”我指着朱飞越骂。

朱飞越挠了挠头:“瞧你这话说的,我又没丢下你不管,那啥,我不寻思情况太凶险么,就跑树林子里躲了会。”

之前丧哭跟山上怪客斗法时,朱飞越被吓了个半身不遂,逃进不远处的小树林,他居然爬到树上躲了起来。

我给他气的腰子疼:“你心还挺大啊?自己都怂尿炕了,还有心思吓唬我呢?我刚才差点被你吓过气,你知道不?”

朱飞越没羞没臊地冲我笑:“放松下气氛。”

瞧了眼丧太平,朱飞越惊道:“这大叔真复活了?”

我紧张地环视四周:“鬼地方不是人待的,咱赶紧撤。”

回到车上,显然是不可能了,照原路折回的话,肯定要再次路过乱风岗,无论遇到丧哭,还是山上怪客,都是死路一条。

眼下,必须先找个藏身处,熬到天亮再说。

丧太平艰难地动了动嘴唇:“沿着山路走,前面有个村子。”

他一说村子,我立刻联想到绝户村,按丧太平的说法,当年全村人一口不剩,都被山上怪客给害死了,也就是说,那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无人的荒村。

想到这,我腿直发软:“村里不能闹鬼吧?”

丧太平虚弱道:“无路可走了,去村子......才能活命。”

我让朱飞越背上丧太平,乱风岗后面的确有条山路,顶着风雪,我们沿着路走了大约半里,终于来到了绝户村。

从远处瞅,村子笼罩在雪夜中,静悄悄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不但没闹鬼,村里居然有几户人家,还亮着灯。

我立刻意识到不对,这里明明是荒村,不该有人居住的啊?

“可能是后来搬进来的。”朱飞越这话说完,他自己都不相信地摇了摇头,这种大山里的偏僻村子,要啥没啥的,谁吃撑了往这搬?

进村后,我边走边四处观察,有些屋子房顶都塌了,大多都荒废着,我挑了个还算干净的农家小院,招呼朱飞越进来。

和普通农村人家没啥区别,小院还算宽敞,砖墙上搭着常青藤,不过早已枯黄,墙角摆了俩老式摩托车。

推开门一进屋,我就闻到股浓烈的灰尘味,这里有七八年没人住了,但家具等物件居然还在,摆放的也算规整。

朱飞越累的脸红脖子粗,将丧太平扛到土炕上,喘的直伸舌头。

本来这点路没啥,关键背着个活人,弄的我俩都累坏了。

我顾不上擦脸上的汗,用手电筒照炕上的丧太平,只见他双眼紧闭,但气息还算平稳。

他的一身行头都被烧毁了,身上几乎光着,这屋子里冷的像冰窖,我怕把他冻坏,还好,隔壁屋的衣柜里,有些旧衣服。大多数都发霉了,我挑出几件厚的,帮丧太平套上。

朱飞越从小院里找来些柴火,裹着废报纸,往炉子里塞:“这屋里咋比外面还冷呢?冻死个人,炉子要是再点不着,咱就在这冰葬吧。”

我用手电在四周照了照,发现不远处的小桌子上,摆了张全家福,瞧着有些年代感了,拍摄地点就在小院里。

全家福正中是对年轻夫妻,应该就是屋主,两人正对着镜头笑,旁边站着些老人跟孩子。

照片上的人,现在都不在了,我看的心塞,突然有了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墙上挂着玉米棒子,干辣椒串,早就腐烂发黑,角落里则是些生锈的农具。

农屋的构造,特像我小时候农村老家,农闲时间,我爹跟我爷爷往土炕上一盘,一碟花生米,一瓶小酒,父子俩默不作声地喝着,旁边的电视机里,放着些无关紧要的节目。

木柴烧的噼里啪啦响,我们赶紧围着炉子坐下,脱掉外套才发现,里面的毛衣,秋衣都湿透了。

朱飞越随身背了个小挎包,里面装着一把小刀,和几包饼干,我俩随便吃了点东西,朱飞越拍了拍手,问我:

“你说山上那人,能不能制住丧哭?”

我注视火炉发愣:“他俩都不是啥好东西,最好同归于尽。”

朱飞越也不嫌脏,躺在地上伸了个腰:“李志文,你说咱俩有一天,能不能也变的像他们那样厉害?”

朱飞越以前跟我说过,他从小就对风水,鬼神这类的神秘事物特感兴趣,他以前经常去旧货市场,找些相应的书买回来自学。但现实毕竟不是小说,现实太残酷,朱飞越天天忙着面馆生意,年复一年,被残酷现实打磨到麻木,距离成为高人的梦想越来越远。

我正好相反,我是真穷怕了,所以活的很现实,我就喜欢钱,能来钱的手艺,我才会考虑学它。

回忆在坟地的恐怖经历,我猛地想起,丧太平手腕被他师弟掐断了!这一路光顾逃命,没顾得上给他处理。

我管朱飞越要来小刀,找了几块干木柴,削成薄薄的小木板,又从破衣服上扯下些布条,来到炕边。

除了手腕以外,丧太平还断了三根指头,左胳膊软踏踏的提不起来,我用木板和布条,帮他把断骨简单固定了下。

到了午夜时分,外面风雪更加猛烈,吹的门乱晃,瞧了眼炕头,朱飞越跟丧太平都睡着了。

我担心丧哭和山上怪客找过来,不敢睡,眼睛死死盯着窗外,没一会我就坚持不住了,也上炕休息。

睡前,我还专门摸了**口,阴鱼玉佩还在。

我们在闹鬼的村子对付了一夜,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了。

丧太平正坐在不远处,笑眯眯看着我。

我爬起来揉着眼说:“你活过来了?”

丧太平点了点头:“我本来就没死啊。”

我迷惑地望向他,丧太平轻轻跳下炕,活动着身子解释道:“之前和我斗法的人,名叫梅连舟,我和他都是苗人,但我手段远不如他,之前是我骗了你,其实......我本来连一成胜算都没有的。”

我低头想了想,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之所以找那人斗法,是想借他的手,除掉丧哭。”

丧太平安静地注视我:“这就是孙子兵法里的借刀杀人,我们这次来绝户山,丧哭知道阴牌在你身上,必会跟随前来,只要被他半路截杀,我们就完蛋了,所以只能找梅连舟帮忙,我败给他后,立刻闭息假死......”

朱飞越正往炉子里添柴,他皱眉接话道:“然后你用事先留下的锦囊,骗李志文把你背到坟地,一切你都算计好了,让丧哭和梅连舟在坟地遭遇,他俩狗咬狗,你趁机逃跑。”

丧太平很干脆承认了:“我和梅连舟有仇,我赌他得手后,肯定会下山找寻我的尸体,与此同时,我感应到丧哭也到了绝户山,离我很近了。”

转过身,他冲我笑道:“李志文,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生死关头,你没丢下我逃跑,我很感激你。”

一切都按照丧太平的计划发展,我把他背到坟地后,他立刻暗暗搞小动作,故意搅乱坟地里的尸气,丧哭跟梅连舟察觉不对,先后追杀而来。

接下来就简单了,丧太平躺着装死,而丧哭和梅连舟,恰好也都是那种为人阴险,喜怒难测的人,两人打照面,几句话说不对就动上了手。

也正是如此,我们三人才死里逃生。

知晓了来龙去脉,我心里也挺佩服丧太平的,这人不但善于算计,而且还真沉得住起,丧哭也怀疑他装死,接连掐断了他三根指头,还拧断了一只手腕,可丧太平却硬生生扛了下来。

俗话说十指连心,那种疼痛,换成普通人早就惨叫滔天了,可丧太平却硬生生扛了下来,没露出丝毫破绽,这人对于疼痛的承受能力,实在太可怕。

丧哭生性多疑,只有亲手结束丧太平的性命,他才能放心,多亏我用手电照了一下,这才拖住了他。

紧接着,梅连舟追来,一场恶斗开始。

从最开始的绝户山斗法,到坟地逃离,其中任何一步,哪怕出现丝毫偏差,我们仨恐怕已经见阎王了。

而每一步,偏偏他都计算的恰到好处,没有任何遗漏。

记得我之前曾听丧太平提起过,他会推演之术。

我不懂推演是啥,但我猜,应该是某种占卜,预测未来的手法,只是,丧太平推演的也太准了吧?

阳光照在丧太平脸上,他整个人看上去很祥和,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看着他,身子里突然有了寒意。

单论实力,丧太平远不如丧哭和梅连舟。他也就勉强能压住苏北斗,可单单凭借推演这一手,就让丧太平恐怖到了一个高度。

无法战胜的可怕敌人,却被他轻易玩弄于股掌中。

我甚至怀疑,他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危险。

我看了眼他手上的夹板,问:“你左手咋样了?”

丧太平冲我点了点头:“现在还不能活动,但我的筋骨和常人不同,很快就能恢复的。”

“李志文,这次我们死里逃生,全凭你的功劳,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小说《黄河传闻》 第十七章 荒村孤房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