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郑医生别来无恙
好书推荐《郑医生别来无恙》姜欣郑嘉麒全文在线阅读

郑医生别来无恙什锦炒饭

主角:姜欣郑嘉麒
热门小说《郑医生别来无恙》是什锦炒饭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姜欣郑嘉麒,书中主要讲述了:姜欣从小被喊野种,她渴望得到关爱得到别人的温柔以待。高中时结识了几个好友,也遇到了温柔的后桌郑嘉麒。两人时隔七年再次相遇,她是稍有名气的演员,他是救死扶伤的医生。意外让她来到他的医院,他们互诉衷肠,却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姜欣的身世之谜,郑嘉麒背后的家族希望,两人终将背道而驰。姜欣痛不欲生的举起枪对着郑嘉麒心脏,残忍又不舍,“如果我杀了你,你会恨我吗?”“你不会杀我。”...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28 11:28:5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那道光是什么时候照进自己昏暗的命运的?

姜欣出生在固城一个县级底下小镇,小镇有多小?一所小学,一所初中,一所幼儿园。

班级里的孩子拉拉扯扯就是远房亲戚,大人们都特别重视着传统,尊老爱幼。很容易看见一个六年级的大高个跑到一年级喊着一个小豆丁:“大爷,我妈让你去我们家吃饭。”

这里没人笑话谁喊着小豆丁长辈,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也会冒出来一个吃奶的祖辈。

15岁的姜欣初三下学期,临近中考。小地方的升学率很低,他们都会把一些明摆考不上高中的孩子安排另一条路,职高。

姜奶奶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读职高每个月都可以拿钱回家。在姜欣放月假回家的时候,她将姜欣骂了几顿,读高中要自己给钱了,读职高还能自己拿钱回家。

姜欣一直想离开这个小镇,镇子太小了。所有人都知道,她妈妈是个潘金莲,她爸爸是个陈世美。而她就是小时候动画片里的三毛,还好她比三毛好,她生的年代好。

老太太就像脑年痴呆一般,缝人就说她妈妈偷人,给自己儿子戴帽子,还指着姜欣骂野种。

每次这个时候姜欣心里都嗤笑,生怕其他人不知道他儿子被带了绿帽?

这次老太太态度强硬,叫嚣着喊族里的长辈做主。族里的长辈,还是个说话不清楚的小奶娃娃。呵,就是不想让她好过,就是要让她姜欣掉到着烂泥里面?

不可能,我姜欣一定要离开这里。

老太太去找族长,姜欣背着书包撒腿就往学校跑。正好班主任在打球,她两三下挤出眼泪,跪在班主任面前,把班主任吓的眼镜都掉在地上,她连磕一个响头,委屈又羞愤的哭着:“李老师,我奶奶要把我嫁给张家村的烟杆。”

张家村的烟杆是个吃喝嫖赌样样都会的老光棍,以前还经常在街上溜达请别的小女娃娃吃糖占人家便宜,遇到一个态度强硬的家长狠狠揍了一顿后,很少在街上溜达了。

李老师诧异问了一句:“族里长辈怎么说?”说完他就觉得自己蠢,姜家村的族长是一个奶娃娃啊。

他将姜欣扶起来,“我们去找校长。”

校长联系了镇干部,镇干部联系了村干部,村干部又想联系族长,可族长奶娃娃啊,姜欣家那个老太太性子又泼辣,村干部提议大家一起去做思想工作。

几个小镇有头有脸的领导人物就骑着摩托车往姜欣家走。

也是巧合,正好遇到张烟杆在姜欣家转悠,还提着礼物给老太太。老太太笑眯眯的接过,还留着张烟杆吃饭。

一个在院坝里喂鸡,一个坐在凳子上抽烟,看到姜欣进门,张烟杆扯着大嘴巴,一口的大黄牙喊着“姜妹子回来了?”

这声妹子着着实实讲姜欣身后的领导吓到了,你张烟杆比人家姜欣爸还大一岁,这声妹子,也是叫的出口,也侧面证明了,姜家老太太是真的要把姜欣嫁人。

小姑娘才15岁呀,虽然以前也有15,6岁嫁人的,可也不是被这么些臭虫糟蹋。

一群人乌泱泱的出现在姜欣家院坝里,老太太被吓到了,一直在喂鸡。几个领导都没有说话,他们还要等人,还是要等那个辈分最大的奶娃娃。

奶娃娃刚学会走路,被他妈妈抱着直接做到最上端的位置。人到齐了,村干部瞥了几眼领导,他们也都相互看着,没一个人说话。姜欣二话不说跪在一群领导面前,泪流满面,:“我想读书。”

“奶奶,我想继续读书。”姜欣哭的很激动,不停地磕着头,额头磕出血,她仍然磕着就等老太太的一句话。老太太很快明白过来这群人是给姜欣撑腰的,穿的跟别人家电视里的一样。她半盆鸡食往姜欣身上泼,不少玉米粒砸在一堆领导身上,老太太白着脸看了一眼村干部。村干部一个眼神瞪回去,老太太直接扔了鸡食盆求饶:“首长呀,我只是想打那个野种而已,你大人大量放了我这个老婆子吧。”

村干部恨不得一脚踢开这个老太婆,在这群人里面他是最低的。老太太见识短,认知里面自家人的事情,族长最大,村子的皇帝是村干部。

清官难断家务事,姜欣奶奶被村干部那一眼瞪的不敢撒泼,他们说什么她就答应什么,点到最后“我给姜成打电话,号码。”

老太太突然死咬着不说姜成的电话,姜欣也不知道姜成电话是多少。

从她记事起,姜成没打过电话回来,家里也没有电话。

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旁的张烟杆冒出了一句话“她枕头下面有手机,还有银行卡。”后来,村干部拨通了姜成的电话。

姜成在电话那头平静的听完了所有事,他只扔下一句:“我会解决。”电话那头就传来忙音,村干部握着手机也不知该如何说姜成。

还是那一句,适合自己使用“清官难断家务事。”

事情很快就解决好了,姜成托人给姜欣送来了一张银行卡,让她好好学习,别管老太太。

姜欣手里紧握着卡,她一定要离开这个烂泥一样的小镇。

即将中考的时候,姜成打电话让姜欣去考固城一中。她听着这个男人的声音,很难喊出那声“爸。”

第二天,姜欣第一次去了固城。她转了两趟车,在车上带了五个小时,饿的肚子犯疼。姜成一早就在车站候着,他看着那个白着脸,微弯着腰,手捂着肚子的姜欣,两个身影重叠,她一袭白裙,挽着一个精致的手提包,残忍的说着:“我跟别人了,孩子不要。”

姜成走到姜欣面前,低声询问着:“先去吃饭?”很自然的夺过姜欣背上的背包,“后天招生考试,你先休息,爸……我带你熟悉一下。”

面前的男人穿着干练的西装,鬓角有着零星白发,他儒雅的气质,使姜欣怀疑这个真的是小镇上姜家村被人带了绿帽的姜成?

姜欣收回打量点点头,站在原地看着姜成将行李放进四个圈标志的车里。

她没有到过大城市,人端坐在副驾驶上,眼神却不断的往外面飘,心里微微冒着酸,这就是电视上的大城市。

他们穿的光鲜亮丽,形色匆匆的游走在车窗外。

“你可以恨我,但是,你不能用自己的一生去做傻事。”姜成点好菜后,抬眼看着一样冷漠的姜欣,孩子五岁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见过。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在车站的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姜欣,或许是,她和她的母亲真的很像。

姜欣眼神飘向其他地方“我没那么傻。”但是我有很多问题,我不知道怎么问。

为什么把我扔下镇子上不管不问。

我真的是野种吗?

吃完饭,姜成给了姜欣一张银行卡,“我公司还有一些事,你先把生活用品买了。”又掏出一个手机,“这个给你,到时候联系你,电话已经存好了。你知道怎么用吗?”

姜欣瞧着桌上的诺基亚手机道:“知道。”她曾经用同学的手机给教育局打过电话。

姜成将姜欣送到一个大型商场,就开车走了。

姜欣很快买好了自己需要用的东西,顺便也照着街上看到的女生着装给自己买了几身衣服。

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孤零零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低头摆弄着手里的手机。

她从来不会委屈自己,该买的买,该用的用。在镇上的时候,老太太对她苛刻却从来没在她身上的得到半分便宜。

在她知道老太太的银行卡是姜成给她的生活费,她临走的时候将卡带走了。

顺便将老太太手机里的姜成电话删的干干净净。

她不会回到那个镇上,继续被人指指点点。固城一中开学的时候,姜成特意腾了半天时间陪着姜欣办理入学。

姜欣这几个月都待在补习班,她参加完固城一中的招生考试,私底下用姜成的电脑学着算了一下成绩,她十拿九稳了。

姜欣立刻就向姜成提出上补习班,姜成依旧是扔银行卡,让她自己去找报名。小镇上不会小学三年级就一直学习英语,她只有不断的努力才能让小镇上的人看到她的时候不敢在她背后指指点点的说着“野种。”

姜欣慢悠悠的走在固城一中的操场上,一个操场就是镇上初中总面积的两倍。

她心情颇好的转悠,不知不觉走到了初中部的教学楼。那里有一处公告栏,她停在面前细细看着,初三部中考状元——林森。姜欣眼眸暗动,他的总分高了自己10分,她接着往下看,骆嘉麟,郑嘉麒。

这两人名字可真像,两兄妹?姜欣盯着公告栏三人的照片轻轻一笑,她从背包里掏出手机,下午时间17点,是时候去高一一班报告了。

正要转身离开,拐角处走来照片里的两个男生,郑嘉麒左手里提着一个粉红色的背包,右手提着两杯奶茶和林森缓步往高中部走。

八月末的阳光照射在两旁的银杏树上,星星点点的光落在两个男生身上,身后还走着一个女孩她拿着一本小说边走边看,提书包的男生时不时回头让她小心走路,女孩头依旧埋在书里,敷衍的点头,很是不满的嘟着嘴。

或许是被男生说烦了,快步走到两人身边,将书放进粉色背包里,自己单肩背着。从男生手里拿走一杯奶茶,安静的边走边喝。

到教室的时候人已经来的差不多,基本都是固城初中部的学生,他们相互聊着暑假的事情。

一群青春躁动的少年少女好奇的眼神不断的在四周流转,姜欣一只脚踏进教室,教室里瞬间安静。

刚刚来了一位仙女,现在又走进一位妖精。勾人的狐狸眼微微眯着眼角上翘,宛如蒲松龄老先生小说了,食书生精魄的女妖精。

姜欣目不斜视的往教室后方走,那里还有一个空位正好是那三个学霸的位置。她拉开椅子在骆嘉麟身边入座,骆嘉麟正趴在课桌上走神,听到声响,抬眸瞧了一眼新同桌,惊艳,妖精,骆嘉麟愣了三秒才回过神,她不好意思的笑:“你好我叫骆嘉麟。”

“姜欣。”之前在公告栏见过骆嘉麟的照片,近距离见到真人,姜欣脑海里冒出一个词“美人如玉”两人都是不爱说话的,相互介绍后都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

“我还以为,我高中三年又是对着骆嘉麟这个冷淡脸过日子呢,你看她同桌,像不像西游记里的蜘蛛精。”

“长的真美,刚刚进来的时候那眼睛就把我的魂给吸了。”

斜后桌一直传来变声器男孩聒噪的声音,姜欣有些反感的皱眉,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这双眼睛,像极了自己的生母。

以前每次老太太心里不顺畅就拿着她的眼睛骂,“骚蹄子跟你妈一个样。小小年纪就用着眼睛勾搭男人,我看你以后比你妈还浪。”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要这双眼睛。

那两个男生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姜欣不耐烦的回头想让两人闭嘴,撞上一个温润深邃带着满满疏离的眼睛。

心不由的乱跳,姜欣若无其事的移开眼,看向说话的两个男生:“我还会吃人。”

狐狸眼轻轻上翘,妖媚的表情就是那要吸食书生魂魄的女妖。

两个男生呆滞的闭上了嘴,害羞的死死底下头。

姜欣扭头时发现那双眼睛还看着自己,她有些紧张:“怎么你也想被吃?”郑嘉麒收回眼神,嗤笑一声:“老师要来了。”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进,教室里逐渐安静下来。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向他们教室走来。学生们纷纷抬头望向外面的走道,一道清贵的身影落入他们的眼眸。

男人手里握着一沓资料,缓步走进教室。他抬眸望了一下教室里的学生,目光落在姜欣那处,轻轻一笑,“很高兴以后的三年能陪你们。”

“咯”骆嘉麟很不合时宜打了个嗝,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响亮。

姜欣好奇的盯着骆嘉麟,她满脸通红,整个人使劲缩成一团。姜欣觉得身为同桌,未来要相处三年,还是需要表现出友好。姜欣轻声说着:“身体不舒服吗?”谁知道骆嘉麟脸更红了,“我……没事。”

讲台上的老师也没在意刚刚的小插曲,只是笑意更浓,他轻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低沉温润的男声“我叫郑麒麟,刚大学毕业。你们不能欺负我没经验。”底下一阵学生的声音“老师放心,我们很乖的。”

郑麒麟好奇的看着刚刚说话的男生:“怎么乖?”

男生不好意思的绕绕头:“不迟到,不早退,不旷课。”

郑麒麟点点头,随后手指虚指一处,“还有,不早恋哦。”底下学生再次唏嘘。

有胆大的女生问着:“老师,你早恋过吗?”学生们看用看烈士的敬畏眼神望着刚刚开口的人。

姜欣不由一笑,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老师思考了一阵,随后笑着:“我从小就有未婚妻,不敢早恋啊。”

此话一出,姜欣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笑声,她用余光看着,郑嘉麒在埋头笑。

“哇,娃娃亲。”

“我爸妈怎么不给我定一个这么帅的娃娃亲呢?”

“少女心碎一地啊。”

“老师好专一,定了婚就一直没去喜欢别人。太想要了。”

周围都是讨论声,就姜欣这边出奇的安静。

姜欣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她发现老师的目光一直爱他们这一处盘旋。

她随意的看了一下自己同桌,骆嘉麟从老师进门就一直保持着鸵鸟的姿势,头都快埋进课桌了。

“大家先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郑麒麟指着第一排的人,示意他开始。姜欣安静的听着同学的自我介绍,眼睛轻轻闭上养神。

很快轮到了他们那里,姜欣单手撑着头,百般无聊的眼睛四处乱晃。后面传来低沉的声音“大家好,我叫郑嘉麒。”

“郑嘉麒,初中一班的那个?”

“他旁边的是林森吧。”

“他们三个还真是分不开,成绩单也分不开。”

“好帅啊。”

“他前桌和同桌真是帅美,固城高一的风景点了。”同学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又开始了。姜欣心里烦闷,她有点不耐烦的动了动身子。

“啪”的一声,郑嘉麒放在课桌上的笔,被姜欣的长发扫到了地上。姜欣眨眨眼,连忙弯腰将笔捡了起来,她笑着“不好意思,郑同学。”她笑得时候眼尾总是会管不住的上翘,见男生一直没有动作,她下意识的咬着下嘴唇,“给你?”

郑嘉麒在走神,他看到了一个勾搭书生的妖精,那妖精还咬着下嘴唇,同桌林森轻轻扯着郑嘉麒的衣角,郑嘉麒回过神来连忙接过笔,随手扔进桌肚里,脸上面无表情,可双耳通红。

小说《郑医生别来无恙》 第二章不好意思,郑同学。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