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席少的贴心小棉袄
席少的贴心小棉袄完整全文阅读 叶舒然席慎小说结局无删节

席少的贴心小棉袄江进酒

主角:叶舒然席慎
小说主角是叶舒然席慎的小说叫《席少的贴心小棉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进酒写的一本豪门虐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舒然想不明白,云城的打工仔到了霓城,怎么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席家二少,对她犹如陌生人。 而她,未婚,却有了他的孩子。她问:说好的结婚呢,你是真的把我忘了吗? 她也想不明白,对她不再有半分感情的人,为什么又要娶了她。 娶了她,却不愿承认她。 后来,她想明白了,原来她只是他跟另一个女人爱恨纠葛的一副催化剂。 再后来,叶舒然对席慎说:你还是把我忘了吧,跟着你,我不舒服……...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30 17:10:3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警局,叶舒然跟别的嫌疑人关押在一起,她头回进来,蜷缩在角落,看着四面墙,在惶恐无助中度过了大半天。

傍晚,号房门一关,又一个女人关了进来,她回头扫了眼走远的警察,视线在号房内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叶舒然的身上。

“你是叶舒然?”

叶舒然见人来势汹汹,抿了抿嘴唇,不做任何回应。

女人身材高挑,走到叶舒然的面前,拎小鸡似的一把将她扯了起来,手指用力捏住了她的下巴,像是挑货物似的,将她看过一遍,另一只手用力掐了把她的胸,啧啧冷笑道:“就这长相,这身材,也敢吹自己跟席慎睡过,梦里睡的?”

叶舒然被捏得生疼,性子里那股劲儿上来,用力别开了脑袋,怒视道:“你要是嫉妒,自己凭本事睡去!”

她看得出来,这女人是被人特意塞进这号房的,不然也不会一进来就找上她。

女人被叶舒然这么一呛,反手甩了她一个耳光。

“啪”清脆的声响清晰可闻,叶舒然随着那力道,踉跄了几步,几乎就要跌坐在地上。但保护孩子的本能让她扶着肚子,斜着身体一歪靠在了墙上。

她闷哼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肚子,直到这时,她才感觉到半边脸麻了似的,耳朵嗡嗡的有耳鸣声。她虚弱地站着调整气息,女人见叶舒然双手捂着肚子,眼睛眯了下,再次一把揪住了她。

这次她揪住了叶舒然的头发,迫使她只能弯腰弓背的站着。

号房里其他几个女人看戏似的,没有一个上前帮忙。对她们而言,这只是一场给她们解闷的乐子。

高个女人揪着叶舒然的头发往上一提,强迫她抬起头来,对那些人道:“你们看看这女的,不知道哪里睡来的野种,往人家豪门里钻呢,是不是很搞笑?”

那些女人桀桀怪笑了起来,她们不知道谁是席慎,但一听说豪门,再看叶舒然那肿得猪头似的脸,都觉得叶舒然大概是个神经病。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经过高个女人的一番挑拨,那些女人认为,叶舒然这种货色也敢肖想豪门,太不要脸了。

于是,她们一拥而上,对着叶舒然一顿拳打脚踢,直到警察来了,她们才散了。

叶舒然躺在地上,双手双腿死死的蜷缩着,直到这时才敢放松下来。

她双眸看着前方,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些人的脚。

她的眼睛没有半点神采,脑中浮现的是那个男人放下的狠话。

“……就看你想不想生下孩子。”

……

叶舒然在号房内渡过了四十八小时,这段时间,她脑中唯一的信念便是保住孩子。

幸而,她挺了过来。

号房的门打开,警察站在门外道:“叶舒然,出来,有人找你。”

叶舒然躺在床上,微微怔了下。

她被关进来,以何智辉的怂样肯定不会前来保释她,那还有谁会来?

她吃力的走出去,随后被带到了一个小房间。

当她见到里面坐着的人,她的身子震了下,喉咙翻滚,喉舌间弥漫着苦味,那些殴打仿佛又在身上经历了一遍。

面前的男人穿着笔挺的手工西服,眉眼冷淡,削薄的唇微抿着,见到她也只是微皱了下眉,眼神更冷了些。

此时,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上位者,睥睨着这这方天地的蝼蚁。

是的,她叶舒然,在他眼里,只是一只蝼蚁而已……

叶舒然的眼睛红了起来,缓缓地捏起了拳头,因为用力过度,手腕微微颤着。她从齿缝中挤出他的名字,冲了上去,只是还未靠近他身前,身后一声厉呵斥:“叶舒然,这里是警局,老实点儿!”

叶舒然的脚步一顿,她满腔怒火,然而却不能付诸其身,只能愤然地瞪着男人,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一千一万个想问他,为什么这么狠心?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纵然他们之间的关系被曝光了,她就该死吗?

她很想把以前的席慎忘记,这样,就不至于太心痛了……

不知是因为瞪得太用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的眼眶渐渐蓄满了泪水,那愤怒的眼神也渐渐弱了下来,哀痛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她想,她的席慎已经死了,这个男人,只是有着跟他一样的皮囊,有着同一个名字的男人罢了。

如果她的席慎还在,怎么舍得她吃一点儿苦,怎么舍得伤害她?

面对叶舒然的悲愤失望,席慎波澜不惊,他扫了她一眼,从口袋掏出烟盒,点了一根,猩红的火星一闪一闪,烟雾在狭小的屋内弥漫开来。

叶舒然闻着烟味儿咳了起来,她受了伤,每一声咳嗽都牵动了全身的疼痛,疼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她忍着不适,请求道:“能不能别抽烟?”

席慎淡淡的看了眼手里的烟,目光再落到她的脸上,道:“你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这么对我说话了?”

他可还记得,她在南华医院怎么信誓旦旦,又在珠宝店门口,怎么把她的破戒指砸在他身上。

叶舒然一怔,抿住了嘴唇。

那时,她不觉得他欠了他什么,是他负了心,他欠她的。

可也是她自己说过,不会再纠缠他,绝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变成了她违约。

席慎瞧着女人的沉默,只当她理亏,无法再伶牙俐齿。

他本不是个对不相干的人或者事愿意浪费时间的人,所以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他只当她跟那些又懒又没用,却异想天开想发财的人一样,不予理会。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将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他重返霓城的脚步,差点就毁在她的手上!

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可心里对这个女人的厌恶,已经到了极点。

他轻吸了口气,开口道:“你被关进来,应该明白为什么吧?”

一个对他犯下大错的人,还敢对他指手画脚?

他的每一丝眼神,都在讽刺她的言而无信,在他凌厉的视线下,叶舒然的嘴唇动了下,低声无奈道:“不是我要公开,是……”

她顿了顿,觉得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何智辉跟她是一起的,在别人看来谁做的都一样。

她弯唇苦笑了下,抬起眼眸看着他,道:“席慎,你看看我这样。”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裳破烂,手臂上的伤清晰可见,脸上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席慎,你关也关了,打也打了,教训过了,可以放我出去了吗?”

小说《席少的贴心小棉袄》 第014章 牢狱之灾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