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瑾瑜安罗迦小说 《威武长女乱君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ChunNuan 发布时间:2019-01-12 15:43:15 言情小说 2 ℃

《威武长女乱君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威武长女乱君心 或者书号:2339 即可阅读全文

《威武长女乱君心》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威武长女乱君心》由九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阮瑾瑜安罗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以为他要趁机占我便宜,甚至已经感觉到他嘴唇柔软和温度。他却忽的直起身子,阔步向外,“是火油,惊鸿!”他旁若无人的拉开房门,哑巴丫鬟应声出现在门口。“你去处理一下,先别让火烧起来。”国师吩咐道。哑巴丫...

《威武长女乱君心》 9.火油一烧起来根本无法扑灭 免费试读

我以为他要趁机占我便宜,甚至已经感觉到他嘴唇柔软和温度。

他却忽的直起身子,阔步向外,“是火油,惊鸿!”

他旁若无人的拉开房门,哑巴丫鬟应声出现在门口。

“你去处理一下,先别让火烧起来。”国师吩咐道。

哑巴丫鬟拱手领命,未曾迟疑半分,转身跃出院墙,身姿敏捷的像长了翅膀的猫。

我疑惑的站在他身后,呆呆的看着涂满月光的墙头。

“瞧见了没有?你把耳坠送给她,以为她就会放过你?天真!她不但没有放了你,反而要烧死你。”银面国师声音清冷,比此时的月光还冷。

隔着院墙,我没听到什么动静,只嗅到一股子淡淡的火油味儿。

今晚果然是出事了,那张字条想提醒我的,究竟是国师要来?还是继母要放火烧死我?

我心中惊疑不定,却见哑巴丫鬟肩头扛着人,依旧轻松的越墙而入,将那人撂在地上。她往返了几趟,一共扛回了四人,四个男人皆被她打晕,叠罗汉般躺在院子中间。

一个女子,徒手打昏四个男人,并且没有发出一丝响动……难怪她敢在乙氏面前那般嚣张傲气。

“惊鸿,倒上。”国师抬了抬下巴。

哑巴丫鬟立即将放在她脚边的几桶火油倒在四个男人的身上,浓郁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

他想干什么?!

“惊鸿姐姐……”我心都在颤。

国师却忍不住噗的笑了,“她叫你什么?惊鸿、姐姐?”

她不是叫惊鸿么?

惊鸿身形一僵,哀怨的看了国师一眼,愤愤的将火油从头到脚的淋在那四人身上。

“你叫她惊鸿就可以,至于姐姐……”国师轻咳一声,忍着低笑,“她当不起。”

惊鸿示意几只桶都空了。

国师突然转身看我,他的目光映着月亮,冷的让人发颤,“过来。”

他对我勾了勾手指,我不敢上前,还退了两步。

他闪身到我身后,一只手钳住我的腰,一只手握着我的手腕,硬把我拖到四个男人跟前。

“火折子。”他对惊鸿说。

我头皮立时就麻了!淋了火油,又要火折子!他想干什么?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在他怀里剧烈的挣扎起来,他揽在我腰上的手,却越发用力,如铁笼一般将我箍死在他怀里。

“若非我在这里,现在被烧死的人,就是你。”国师在我耳畔说道,他的气息呵在我侧脸上,本是痒痒的,可我却觉得如刀子刮着一般,“现在你有机会报仇,可不能手软。”

我死命的挣扎,连连摇头,哀求他放了我。别说让我放火把人点了,就是让我烧个房子,我也未必能下得了手。

他嗤笑一声,捏着我的手接过火折子。

“不要不要不要……”燃着火星的火折子,从我手中被掷出,落在那四人身上。

轰——

火光冲天而起,热浪灼面。

国师携着我的腰,向后退了几步,剧烈的大火,把他的银面具映得通红通红。

“为什么……为什么……”我站立不住,腿软的想往地上滑去。

国师揽紧了我的腰,温热的嘴唇蹭着我的耳廓,“连几个为虎作伥的喽啰都不敢杀,你靠什么扳倒乙氏?”

地上那四个男人原先只是昏迷,烈火灼烧的剧痛,让他们苏醒过来,嗷嗷的惨叫声,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此时却真实的充斥着我的耳膜。

四个人像是四个火球一般,在我院子里的地上翻滚,惨叫不绝于耳。

但火油易燃,他们身上淋满的火油一烧起来根本无法扑灭。

风里有一股股皮肉烧焦的味儿……我忍不住弯腰狂吐。

“给我忍着。”国师的手钳住我的肩膀,清晰的疼痛让我眼泪模糊。

惨叫声没有持续很久,四个火球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只有哔哔啵啵燃烧的声音还在继续。

萦绕在鼻端的尸体烧焦的臭味,由远及近的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都像针一样扎着我脆弱的神经。我今晚受的刺激太多,已经在濒临崩溃的边缘……四个大活人就这么生生在我眼前烧死了,我脑中那根弦绷,就要绷断了!

“走水了!快来人——”远处奔来的人吆喝着。

待他们提着水桶端着木盆走近,仿佛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吆喝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众人看着地上燃烧殆尽的四个火球,嗅着风里皮肉焦糊的味道,仰脸看着我,“瑾瑜小姐……”

我呆愣愣的站着,对众人的质问无动于衷。

直到继母乙氏都被请了过来,她抬手用指头尖戳着我的鼻子,“阮瑾瑜!你做了什么事?你、你不得好死!”

她声色俱厉,在这样的夜里,凄厉的声音宛如厉鬼。

我愣怔抬头,满脸是泪的看着她,“为什么?”

她蹬的退了一步,指着我鼻子的手也垂落下去,“为什么,你还有脸问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会死在你的院子里?为什么会死的这么凄惨?呵,你好好想个理由,以便对衙门交代吧!”

她急匆匆的拂袖离去,似乎不愿在我这院子里多呆一刻。

众人将四具将要燃尽的尸首上的火星扑灭,也都噤若寒蝉的离开,整个院子笼罩在一股阴郁之气中。

人都走光以后,隐在暗处的国师又回到我身边,他伏在我耳边低声说,“输赢,就是看谁的心更狠。想要让恃强凌弱的人不再欺负你,那就必须让她怕你。”

我呆呆的看着地上漆黑的尸体,“那他们……”

“乙氏只是吓唬你,她不会报官的。若是真走了衙门的程序,她脱不清干系。”国师语气轻松,像是见惯了这样惨烈的场面,四具焦黑的尸体,对他未有半分触动,“扔着吧,乙氏会来处理,她还会主动压下这件事。”

我无力的摇摇头,我不是想问这些,只是想问问他,被活活烧死的这四人,他们只是受人支使……何至于死呢?罪魁祸首是乙氏,他们死的不有些冤枉?

看着国师清冷的背影,我咽下了剩下的话。

“不早了,记住我交代你的。”他提气跃上房檐屋脊,衣袂蹁跹的离去。

我做了一夜的噩梦,醒来时枕头都湿了。

我收拾了自己为数不多的首饰,翻遍了每个匣子,拿出我所有的钱财,交给惊鸿,“姐姐,求你帮我把这些钱,悄悄给那四人的家人。不管他们生前如何作恶多端,受苦受连累最多的,却还是他们的家人。”

惊鸿瞪眼看着我,满脸错愕。

她不肯接,我硬拉过她的手,把钱袋子塞进她手里,“虽不多,也是一点心意。”

惊鸿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

她觉得我懦弱也好,愚善也罢,我只是遵从我内心的良知,做我想做的事罢了。

国师说的不错,没有衙门的人来找我,甚至在我起床以后,院子里只剩下地面上被灼黑的痕迹,四具尸首,连点灰烬都没有留下。

但我心里明白,我跟乙氏的仇越结越深了,她说我会不得好死,她也定会这么做的。

该来的始终会来,乙氏免了我两日的晨昏定省以后,忽然唤我去她的院子,说是有事要交代我……

本文TAG:威武长女乱君心

春暖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