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长女乱君心》阮瑾瑜安罗迦小说在线阅读

ChunNuan 发布时间:2019-01-12 15:43:34 都市小说 6 ℃

《威武长女乱君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龙猫文学,关注后回复:威武长女乱君心 或者书号:2339 即可阅读全文

点击阅读

《威武长女乱君心》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阮瑾瑜安罗迦的小说叫做《威武长女乱君心》,是作者九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叫嬷嬷趴着别动,起身去拿了纸条。天色渐晚,屋里昏暗,点了一盏油灯,我才看清楚,字条上写着,“夜里警醒些,别睡死。”苍劲的笔力,浓郁的墨色,在我呆愣的目光中一点点变浅。最后终于消失不见。但纸条上的内容...

《威武长女乱君心》 8.怯懦只会让人得寸进尺 免费试读

我叫嬷嬷趴着别动,起身去拿了纸条。天色渐晚,屋里昏暗,点了一盏油灯,我才看清楚,字条上写着,“夜里警醒些,别睡死。”

苍劲的笔力,浓郁的墨色,在我呆愣的目光中一点点变浅。

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但纸条上的内容,却印入了我的脑中。每次这纸条出现,总没有好事发生。今夜里又会发生什么?

我的心跳一直慢不下来,砰砰砰的心慌气喘。

给莲嬷嬷挑肉里的碎布时,我总是不由自主的走神……纸条又出现了,并且还是原先的字迹,也就是说那个蒙面人没有被抓?去当铺典当耳坠子的,不是那个蒙面人。

为什么对于我的事,他料算的如此清楚?他能未卜先知?他救我又是什么目的?

蒙面人像一团巨大的黑影困顿在我的脑海里,占据着我所有的心思。

“唉哟……”莲嬷嬷低沉痛呼。

我猛然发觉手上力度大了些,“嬷嬷忍一忍,马上就好了。”

哑巴丫鬟回来时,已经把我要的东西调和好了。

“多谢姐姐,还请姐姐帮我一起……”我话未说完,她扔下药,扭头就走,根本不往床榻上看一眼,更别说去关心莲嬷嬷的伤势了。

莲嬷嬷小声劝我,“到底是别人的人,岂能真把她当自己人吗?”

“嗯,”我点点头,嗅了嗅药膏的味道,配方没错,且能嗅出药材用的都是上品,“能弄来药就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莲嬷嬷受了伤,无法下床做饭,大厨房不给我这院儿送饭吃。哑巴丫鬟呼呼呵呵的在院子里打拳,一点儿进厨房的意思都没有。

我只好钻进了低矮的小厨房,学着莲嬷嬷的样子,熬了粥,炕了饼,炖了一锅菜。我尝了尝,味道还过得去,只是卖相……不怎好。

哑巴丫鬟是国师府的人,估计平日里都是锦衣玉食,她那样傲气,这样的饭菜只怕入不了她的口。

我端了饭菜上桌,唤她进来吃饭,我没把她当丫鬟,也不敢真使唤她,“这个给姐姐。”

我塞了个银簪子在她手里。

哑巴丫鬟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又把银簪子塞回给我。

“不是叫姐姐戴的,我这院儿里,吃食粗鄙,怕姐姐吃不惯,这簪子还能换些钱,姐姐本事好,到外头吃饱了再回来。”我脸上略有些发烫。

丫鬟皱了皱眉,当的把簪子扔在桌子上,端起粥和炖菜,叼了一只饼,便坐在廊间大口的吃起来。

她给我的感觉有些冷傲,加之她是银面国师的人,我以为她会很挑剔。没曾想,她竟把一盆子菜都吃的干干净净,一锅粥,她一个人喝了半锅,饼子吃了三个,吃完她就在院子里溜达,并不理会我。

哑巴丫鬟不挑剔,不难相处,我心里轻松了许多。但念及纸条上的字,担心夜里会发生的事,我禁不住一阵阵手脚发冷。

睡下的时候,我揣了一只剪刀在枕头底下,手指一直摸着冰凉的剪刀才敢合眼。

院子里有个风吹草动,我立即就睁开眼睛,有了那张字条,我哪里会睡死?我根本就睡不着!

屋子里光线昏暗,只有映着月光投下的树影,在窗户纸上来回摇晃,像鬼魅一般。

我按了按狂跳的心口,刚闭上眼,就听见屋子里隐约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

吓得我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我猛睁开眼,只见昏暗的屋子里,不知何时,竟站了一个黑影。

我豁然掏出枕头底下的剪刀,双手攥紧,尖端朝着那黑影,“你、你是谁?”

那黑影一步步向我走来。

我握着剪刀,往床里侧退,直到脊背都抵在了墙上。

黑影却在床边坐了下来。

惊得我肝胆俱颤,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你、你……”

窗户纸漏进的月光,隐约照见人影,我眯眼一看,他脸上似乎会反光?淡淡银辉看不清五官……是一张银面具!

“你是国师?”我迟疑的放下剪刀,翻身跪好。

他却探身握住我的手,猛地使劲儿,把我从床榻里侧给拽了出来。

我踉踉跄跄倒进他怀里,嗅着他身上淡淡松木香,我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那对祖母绿耳坠,是番邦贡品,切割之后,只做了一对耳坠,一只扳指。扳指圣上自己留着,耳坠却是赐给了你母亲……”国师低沉的声音,在这昏暗的夜里,显得格外清幽,“你倒舍得拱手送人。”

我猜到耳坠是圣上所赐,却还是低估了它的价值。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既没本事守着那耳坠,不如将它送出。”我说着想从国师怀里起来,他却双臂用力,将我牢牢禁锢在他怀里,只有紧贴在一起的衣料发出徒劳的摩擦声。

“有些人是贪得无厌的,不会因为你的忍让,就放过你。怯懦只会让人得寸进尺。”

他温热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我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没有人愿意怯懦,不过是因为无力反抗。”我低声说着,嗓音略有些哑。

国师轻笑一声,捏着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脸,“无力反抗?谁,你?”

他忽而低头在我脖颈之间,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你这张脸,你的豆蔻年华,你身上的少女气息,都是如此的纯净美好,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没有抵抗力……这些可以是武器,是毒药。运用得当可以杀敌,运用不好,则会毒死自己。”

他的手顺着我的下巴,滑到我的脖子,前胸,腰……

我浑身都颤了起来,牙磕在一起,咯咯作响。

“过几日郭家有个宴席,打扮的漂亮些……”

他的呼吸喷薄在我脸上,我整个人似乎都烧了起来。

他双手捏着我的腰,又滑过我的臀,反倒还问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我瞪眼盯着他的银面具,“换我摸你,看你会不会紧张?”

他闷笑一声,“给你做几件像样的衣服,不得量体裁衣么?你想到哪儿去了?”

没见过这么“量体裁衣”的!还我想到哪儿去了?堂堂国师竟然是个卑鄙无耻的伪君子!

我恼羞成怒,却只敢腹诽。他手刚放下去,我就从他怀里跳出来,黑暗中满屋子都是我粗重的呼吸。

在呼吸的间隙,我似乎听到了脚步声,我立即屏气凝声。

“你的院子被人围了。”国师语气肯定。

我惊惑看他,“国师您被人发现了么?那您快走!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共处一室……凭白玷污了您的名声。”

他低笑一声,抬脚把我逼至墙边,低头看着我,“你担心我的名声?”

他低着头,面具离我那么近,近的我好想掀开一看究竟……

我咽了口唾沫,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他却将眼一眯,没有被面具遮挡的嘴唇,离我越发近了。

本文TAG:威武长女乱君心

春暖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