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情人》林潼凌慕琛全文免费试读

ChunNuan 发布时间:2018-09-08 17:31:55 古言小说 41 ℃

《撒旦情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海豚文学,关注后回复:撒旦情人 或者书号:1343 即可阅读全文

《撒旦情人》小说简介

主角是林潼凌慕琛的书名叫《撒旦情人》,它的作者是赞美死亡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没说话,转身去了洗手间。A市,是我曾经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我比陈勋那家伙了解得多。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也没能压过我心底的烦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二十五岁了,还算面容姣好。我的身材并没有因为生完孩子走形...

《撒旦情人》 第05章:噩梦一场 免费试读

我没说话,转身去了洗手间。A市,是我曾经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我比陈勋那家伙了解得多。

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也没能压过我心底的烦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二十五岁了,还算面容姣好。我的身材并没有因为生完孩子走形,介于我妈的‘保养秘籍’,连妊娠纹都没留下。见过我的每个人都说我我的眼睛里像是藏着星海,可岁月快要把这星海夺走了……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沦落到卖身过活……

更嘲讽的是,A市的富人圈子就那么大,如果遇见了熟人,我不知道拿什么脸面对……可我的儿子……

思前想后,我还是答应了。一切都是陈勋在安排,他让我换了身黑色的连衣裙,裙边只到大腿,然后去陪酒。豪华卡座里只有三个男人,光线太暗,我看不清这几个男人的长相,但是能确定是我不认识的。

我松了口气,装作很自然的样子把价格不菲的红酒倒进了高脚杯里。突然腰身被人搂住,我猝不及防跌进了一个男人的怀抱。脖颈间传来的气息让我浑身都不自在,甚至有点想发飙走人,可我不能……

“没想到这么个小地方还有这样的尤物……凌总,你感兴趣么?要不要让给你?”

凌总?A市姓凌的而且有钱的,凌慕琛?!我没记错的话,他持续全球富豪榜第一很久了……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他……

“……那我就不客气了。”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说着不客气,真的一点也不带‘客气’的。

搂着我的男人身体僵了僵,大概他也没想到他随口的客套会被接受吧,伸手在我臀上捏了一把:“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陪凌总?!”

我咬牙,一忍再忍,起身走到了对面的沙发坐下,凌慕琛就在我旁边……

手腕突然被拽住,凌慕琛起身:“我先回酒店。”

对面的两个男人调笑道:“凌总这是……呵呵……懂,我们都懂,你去吧,好好休息。”

凌慕琛没说话,将我拽出了酒吧,塞进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里,我连车什么牌子都没看清楚,这家伙直接压了上来,他身形高大,车厢显得狭小,我有些透不过气:“凌……凌总……”

据说凌慕琛是个情场老手,没想到作风真的这么低下,不知道这样的家伙是怎么成为第一富豪的!而且好像还挺年轻,比我大不了几岁,只是过去我没关注过他的长相,现在有点后悔,万一他长得磕碜……算了,我要的是钱。

他身体特别的烫,好像要将我一起点燃,动作有些粗鲁,我很抗拒这样的方式,一把推开了他。

他微微一怔:“怎么?你不是要钱么?”

我发现他的嗓音已经变得有些粗哑,像是压抑着什么一样,很快我就察觉出了不对劲,在酒吧工作这么久,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家伙是被人下药了,怪不得在这里就忍不住乱来……

反正躲不过的,我定了定神伸手比了个‘五’的数字,他带着嘲讽轻蔑的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

车突然发动了起来,我这才发现驾驶座上还有人……当时就觉得脸没地儿搁了,早该猜到这家伙出门会带司机的……

去酒店的路程并不远,除了没进入正题之外,其他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在车上做了,一下车凌慕琛就直接抓着我冲进了酒店电梯,在电梯里他将我压在了墙上,唇被封上,身高差距有点大,我脖子发酸,但也不敢说什么。我巧妙地用他的身体挡住了我的脸,电梯里有监控,他不要脸我还要。

我几乎是被丢到床上的,就算床很大很软,我还是被摔了个七荤八素,还没回过神来,双手就被钳制到了头顶上方,胸口传来一阵湿热,我脑子里回想起了五年前的事,一模一样的感觉……那么屈辱……

“滚……滚开……!我不要钱了……放开我!”

我濒临崩溃,心里的恐惧让我想不到其他,房间里没开灯,黑暗更是给我镀上了一层厚厚的恐惧,我颤抖着哀求,可无济于事,一个被下了药的男人,跟野兽没什么区别。

身下一疼,我趴在床上眼泪如断了弦的珠子,为什么跟五年前那一幕那么像?

“凌慕琛……你**……啊……!”

他顾自发泄着**,根本不理会我的反抗,动情时,他一口咬在了我脖子上,我疼得几乎昏死过去,渐渐地,被他折磨得没了意识,果然这样的有钱人都有特殊癖好么……?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酒店房间只有我一个人,动了动身体,感觉浑身都快散架了,不知道那家伙昨晚把我折腾得多惨,完全就是噩梦一场……

不知不觉又红了眼眶,看见床头柜上的一张支票,我把它捏在手里,庆幸我的儿子有救了……

洗澡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脖子,昨晚明明被凌慕琛咬伤了,却没留下一点痕迹?难道是我产生错觉了……?

顾不上想那么多,到了酒店门口,外面的阳光那么刺眼,我有些恍惚,头也昏沉沉的,私处更是疼得要死,真不理解那些把这种事儿形容得醉生梦死的人是什么心态,受虐倾向么?

先去医院交了钱,我隔着玻璃门远远地看了孩子一眼,那么小的人儿,却要遭这么大的罪,如果倒下的是我该多好……

今天班是没办法上了,我打电话请了假,正想回去休息的时候,一转身,撞进了一个冰冷的怀抱,抬头一看,这不是……凌慕琛么?昨晚一直没认真看过他的脸,没想到这家伙长得还不差,西装革履,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那双丹凤眼竟然跟我儿子有点相似,大概长得好看的人都有共同点吧,我竟然觉得我儿子跟他哪儿哪儿都像,比如高挺的鼻梁,还有嘴唇。当然,我没想攀高枝,这辈子都不想再跟他搭上关系。

我装作不认识,说了声对不起就直接越过他往前走去,不知道是不是母子之间的感应,我鬼使神差的再次往监护室看了一眼,没想到孩子竟然醒了!

我停下脚步跟苍蝇似的趴在了玻璃上:“小寒……妈妈在这里……”

本文TAG:撒旦情人

春暖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