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推拿师》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宋琳赵伟小说全文

ChunNuan 发布时间:2018-10-12 18:31:04 总裁小说 56 ℃

《私密推拿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乌梅文学,关注后回复:私密推拿师 或者书号:738 即可阅读全文

《私密推拿师》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私密推拿师》是何老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琳赵伟,内容主要讲述:第003章我又犯错了刚才那个小**出来了,衬衫没扣好,雪白的一大片直往外喷涌。我都看傻眼了。她满脸红晕,赶紧把扣子整理好,赶紧就打开门出去了。两个女人……这么快就完事了?我还没回过神来,月姨也出来了。...

《私密推拿师》 第003章 我又犯错了 免费试读

第003章我又犯错了

刚才那个小**出来了,衬衫没扣好,雪白的一大片直往外喷涌。

我都看傻眼了。

她满脸红晕,赶紧把扣子整理好,赶紧就打开门出去了。

两个女人……这么快就完事了?

我还没回过神来,月姨也出来了。

她还是那副装扮,走起路来跌宕起伏地,好大两只玉丘要蹦出来。

我看着就想去接。

月姨才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香烟,翘起二郎腿看我。

她翘腿那会儿,我看见她大长腿深处那桃红色的布片儿。

之前我可差点把它扯开了,看得我差点喷鼻血。

她说:“你刚才可够大胆的,居然想把我那个,找死是不是?”

这又凶起来了。

当时你又没拒绝。

我说:“对不起月姨,我知道错了……可我忍不住,我……”

“哼!你还在我洗手间**,用我的**,我之前一进去就踩到滑溜溜的东西,是你喷出来的那玩意儿!王亮堂你真恶心!”

她摆出深恶痛绝的样子。

我头皮直发麻。

月姨会不会把我赶走?

她忽然叹了一口气:“小伙子,血气方刚的,以后你打那个飞机……要注意节制。对了,我屋子里有一碗牛奶,你去喝了补补身子,再把我洗手间处理干净。以后可别让我再看到你乱来,要不弄死你!”

说着,又凶巴巴了。

我松了一口气,月姨对我真好,我弄出那么欺负她的事,她还原谅我。

我赶紧去她屋子里端出一碗牛奶,喝了起来。不甜,淡淡地,挺清爽,很解渴。不过,感觉着不大像牛奶,也许是外国奶粉冲的?

听说城里人都爱喝外国奶粉。

喝完了,月姨问:“好喝么?”

我直点头:“好喝!”

顿时,月姨笑得她胸前两只玉兔都要跳出来了,看得我目眩神迷。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得这么疯,喝完后就赶紧给她打扫洗手间。

接下来的几天,我更卖力干活,把整个屋子弄得就像我名字——

亮堂!

因为我没找到工作,不得不这样,总得让月姨觉得我住在她家还有点用。

月姨对我很满意,这天下午回来又直夸我。

我耸拉着耳朵:“这些日子都没找到工作,在你这住你这吃,月姨,真不好意思。”

“说这话就见外了!你好好找工作,找到合意的才行,慢慢来。在月姨家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把屋子打扫干净就行。哎呀,我累了,先进去洗个澡。”

月姨说着,朝她房间走去。

她一边走还一边伸了个懒腰,她穿着的是套裙加一件翻领的短袖T恤,随着双臂舒展的动作,衣角拉起来,露出一大圈白得不像话的腰身。

我忍不住看着她进了房间,把房门虚掩。

月姨进去了,我在客厅里头魂不守舍,脑子里不断晃出她那摇来摇去的**的**,还有一截雪白的腰身。

我觉得我都快要入魔了。

忽然,卧室里传来月姨的声音:“亮堂,你也来把我卧室清扫一下,特别是窗户和床底,我觉得都挺脏的。”

我应了一声,赶紧拿着扫把和抹布走进去。

洗手间的门关着,里边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月姨已经在那洗澡了。

想到自来水喷洒在她那白花花身体上的情景,我咕嘟一声吞了口水,又是一阵躁动。

紧接着,躁动就更加强烈。

我两只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看着床上。

那里丢着月姨之前穿的套裙和翻领T恤。不单单是这,还有她里头穿的一条黑色的小内内,同样黑色的文胸。

那文胸可真够大!

也难怪,就月姨那种规模的,没这么大的文胸,还兜不住她的胸。

我抹着窗户,时不时扭头看向床面上的文胸,想法越来越邪恶。洗手间传来的水声,又让我神魂颠倒。好不容易控制自己抹干净了窗户,跪在床边用扫把清扫垃圾的时候,我终于还是没忍住,放下扫把,两只手抖着抓向月姨的文胸。

把它摊开来,朝着两只罩杯伸手就抓。一手抓一个。

抓着它们,就好像真抓住了月姨的饱美,我很快陶醉。

明知道这不对,上次就被月姨训斥了,还说还有下次就把我弄死,现在我又……

可我就是忍不住,我都想打自己一巴掌。

忽然,侧边传来一声惊呼:“王亮堂你干什么?”

我扭头一看,魂飞魄散,赶紧收手站起来,手足无措。

双手背在背后,像是做错事的小孩。

“我……我没有……我真没有干什么……”

我吓得要命,眼泪都要狂飙了。

这个时候的月姨却是那么迷人。

她光着双脚从洗手间走出来,身上只裹着一件白色大浴巾,只裹住她的胸腹还有小半截大腿。不管是饱胀的胸还是雪白结实的大腿,都冒出一大部分。细嫩的皮肤上,还沾着一些水珠。这一切,都那么迷人。

月姨气呼呼走了过来,指着她的文胸说:“你刚才抓它干嘛?有毛病是吧?上次跟你说了不要玩我内衣了,上次是玩**,这次是玩胸罩,你没完了?!”

说着,她一抬手就朝我头上拍过来。

她很恼火,但就因为这手势,一下子没注意,浴巾哗啦啦滑下来。

一下子,她浑身都光脱脱的,浴巾里头啥都没有。

两只大白兔完全跳出,还带着洗澡后的那种红润。骄傲的蓓蕾一跳跳。我忍不住就再往下一看,看见了女人最神秘的地方。虽然以我这个角度看不到多少,但仍能瞅见细柔的一撮小草,它是那么引人入胜。

月姨也吓了一大跳,赶紧俯身捡起浴巾。

她还惊慌地喊:“你看什么看!王亮堂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不准你这么看我……看看你那眼珠子。真想把它们挖掉!”

我这么听着也是羞辱难当,并不是因为月姨的话,而是痛恨自己为什么老是对她产生肮脏的想法。为什么刚才要抓她的文胸?我猛然一扭身,就朝外边走去。

走到客厅里,我深深做了个深呼吸。还是心乱如麻。

但已经有了决定,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不是我不想呆下去,是月姨一定不会再让我待下去。

与其她赶我,不如我自动自赶紧走人。

我走进房间不大,收拾了简单的衣物。

走出客厅,打开房门就要走人,后边却传来月姨娇嫩的声音。

本文TAG:私密推拿师

春暖文学网